不要下单不要充值本站所有业务暂停!


首页 > > 用本人的信用为假货背书,淘宝仿包

用本人的信用为假货背书,淘宝仿包

更新时间:2018/8/16 / 阅读次数:57

  恐怕没有一个造假行业,会像高仿奢侈品行业那样春风吹又生。多年来,公然售假、赚取暴利,却始终屹立不倒。经历了淘宝时代的打假潮之后,高仿奢侈品在个人的微信朋友圈找到了新的春天,淘宝空包网一些成本价不足百元的仿造品经过微商层层加价,能卖到上千元甚至上万元。而这一切又都游离在监管范围之外,权益受损的消费者维权无门,甚至连最终投诉谁都未必清楚。

  “kenzo高田贤三秋冬最新走秀款套装,原版开发,一比一复刻……”3月4日这一天,刘艳(化名)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一口气发了6组品牌男装的代售信息,除了高田贤三,还有阿玛尼、克洛心、Acne等国际大牌。这些被宣称是专柜最新款套装的售价却不到专柜价的十分之一。

  刘艳有固定工作,在微信朋友圈做代理是作为一份兼职。据刘艳介绍,从“上家”那里拿到商品图片后直接分享在自己朋友圈,有朋友喜欢就下单,货都是从她的“上家”那里直接发货,每卖出一款,她能从中提成50­100元不等。刘艳和朋友都知道,这些商品是仿冒商品,彼此心照不宣。刘艳从不为这些商品进行朋友圈范围之外的推广,因为“心虚”,“知道这些商品都是‘复刻品’,并不是正品,会有顾虑。”不过,刘艳的“上家”生意很不错,“特价时,跑量很快,很多时候我还没发图,他就已经脱销了。”

  像刘艳这样为“假货”代理的个人微商并不在少数。通过朋友的介绍,记者先后关注了10个售假微信号。这些微信号通过晒图展示出的仿造品的货源之丰富、品类之齐全,让人大开眼界。在“不倾国不倾城名品店”微信朋友圈中,从潘多拉的银手镯、宝格丽蛇头包、浪琴男女表,到2克拉的钻戒……仿造品品类达上千款之多,令人眼花缭乱。关于这些商品,卖家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所有货源都来自广州。“外面市场上在卖的,我们这里全部都能找到。”卖家毫不避讳地说道。

  据一些卖家介绍,广州的白云皮具城是行业内著名的“高仿中心”。几年前淘宝盛兴之时,无数爆款假货就出自这里。成百上千的淘宝卖家曾涌向这里彻夜排队,就是为了抢到为数不多的高仿包、鞋以及服装。这里的“档口”(铺位)租金一度水涨船高,从最初的几万元上涨到了近百万元。但随着工商部门和阿里巴巴对淘宝打假力度的不断加强,这里由盛而衰。但近两年来,随着微信朋友圈代理模式的兴起,广州的“高仿”行业有了复苏的迹象,这里“触网”的商户中有许许多人都在微信上从事微商生意,交易便捷,而且货款到账快,“卖不掉的货会挂到二手网站闲鱼上。”

  记者发现,集中在微信朋友圈的这些高仿品,在线下出售时连品牌Logo都不敢出现,如今到了线上,不仅品牌Logo一字不差地出现在醒目位置,连“宣传”都异常“高调”。有的仿品自称是海外订单尾单,一位微商代理介绍说,他们销售的仿造品可先向海外发货,“只要运出国外就是正品……”他透露,品质较高的仿造品完全可以经过海外接收站后再以代购形式转入国内,这个时候就真假难辨了。另一位微商在仿品上直接打上了醒目的“支持专柜验货”的标签,在记者追问下,她的答复让人匪夷所思:“我们的商品都是精仿级,但可以支持专柜验货。”更让记者意外的是,他们甚至可以为仿造品提供销售发票……从外形看,他们所提供的是一种海外专柜的小票。根据调查,类似的小票可在网上批量购置,金额也能随意填写,并不具有法律效应。

  “现在在微信上销售高仿奢侈品微商的数量超负荷增长,竞争十分激烈。微商们拼命想出各种招数吸引消费者,再将消费者转化成代理下家,不断拓展渠道。”在一位从事过微商代理的人士看来,微商在朋友圈中展示的图片和文字都被过分美化和夸张,如此去诱惑购买者。

  原单、超A、尾单、精仿……这些带有迷惑性的行业术语很容易让普通消费者掉入陷阱,以为花了小价钱捡到了大便宜,却不知这些看似“低价”的高仿品背后一样是暴利重重。

  “一个用料普通的仿造包,其成本价通常只需要40­50元。如果要指定的皮革料、五金加工,成本根据实际用料情况变化,但最高不会超过300元。”据一位从事皮具加工的厂家负责人透露,一款相同款式的包,即便图案完全相同,但所用配料不同、加工方式不同,成本价就相差极大。不过广州的高仿产业链成熟,既有品种丰富的原材料,也有技艺纯熟的地下作坊,因此仿造成本远低于其他地区。为了规避监管风险,一些高仿品采用了分工加工的模式,比如一只高仿手表,不同零部件分包给不同的作坊,最后组装时再打上品牌Logo。因此,组织者和销售者就成了整个高仿造假产业链中风险最高的环节。微信点对点个人代理的销售模式虽然极大降低了被监管查处的风险,但也由此抬高了成本。

  “一款仿冒品,从生产商到档口再通过微商层层销往全国各地,经过几轮加价,到购买者手中的价格已经是成本价的很多倍,最高的超过二十倍。”一位业内人士以高仿包举例,大的微商从工厂拿到货后,直接在成本价上加价500-1000元不等,然后再层层代理给个人卖家,部分微商还会向个人代理收取数百元不等的代理费。规模稍大的微商下游通常聚集了10­20名代理者,他们再层层向外发展,按每一层代理加价100­200元计算,经过5个人的转发加价,同样一款仿造品就已经有千元差距。

  记者同时关注了两位微信上的个人卖家,他们是上下级关系,同款仿品,仅一级之差,价格就相差了500元。而且,就像上文中提到的刘艳一样,许多下游个人卖家并没有见过自己销售商品的实物,他们不囤货,也不发货,只负责分享图片,用自己的信用为假货背书。

  “我代理的商品都是大品牌代工厂所出的产品,工厂代工的是什么品牌,他生产的就是什么品牌的(产品)。”刘艳面对朋友的询问,依然坚称她卖的就是尾单。但每天有能力提供上百个仿造包的工厂,可能是利用多余材料悄然加工几个尾单的代工厂吗?“在奢侈品的代加工领域中并不存在所谓的尾单。”一位来自奢侈品代加工领域的人士透露,真正的奢侈品加工厂内能拿到的加工原料极少,因此朋友圈中所展示的完美无瑕的仿造品与最终到手的假货不可能是同一件。

  事实上,不少微商都清楚自己背负的法律风险。因此,售假微商的个性签名中通常都会留下备用小号。所谓狡兔三窟就是如此,这些售假微商在东窗事发后可以换到一个新的“阵地”。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微商黑名单,这些都是根据受骗者在不同论坛、社交网站上公布的名单搜集整理而成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微信号都已经关闭了。”这位人士无奈地表示,对于微商缺乏有效的预防机制,消费者往往只有在以身试错之后才会知道真相。

  在社交论坛上,记者找到一位投诉者,去年下半年她向名为“考啦啦海购”的微商购买一款ysl高仿包,在微信上转账后,对方就直接拉黑了她,至今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投诉,因为她手上只有一个微信号和一部分微信聊天截图,“应该找谁呢?”还有一位投诉者购买的商品与图片展示存在巨大落差,但无奈钱款已付,是否退换货的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了卖方手中,“就算去投诉,对方也不是工商注册的企业,工商局无法受理,只能提议协商解决。”

  “这并非是一个企业一个监管部门能简单解决的,关键在个人。个人知假买假,本身权益就无法受到保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事实上,无论是腾讯还是工商部门都在努力遏制类似的造假售假。去年微信方面封停涉嫌售假微信号11200多个。而在今年,自腾讯官方品牌维权平台上线多个品牌接入,这些接入的品牌根据用户举报来鉴定是否为假冒伪劣产品。目前已累计处理35000多起侵权举报案例,根据反馈共处置32000多个微信个人账号。记者注意到,目前接入的品牌中就有包括LV、GUCCI,MCM等“受灾严重”的品牌。

空包网 http://www.307kb.com

上一篇:街拍包包货源已prada为例?包包厂家京东进入

下一篇:90空包跟米粒空包蓝鲸空开淘宝去哪里找货源包网或者等大厅散台后翻台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